第153章 弥天陷阱_盗墓: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
海棠搜书 > 盗墓: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 > 第153章 弥天陷阱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3章 弥天陷阱

  张海客猝不及防,被这结结实实的一下撞得差点闭气,脚下噔噔噔急退几步,依然被惯性带得跌倒在地,连带着扑过来的张杌寻一起顺着斜坡咕噜噜滚了下去。

  守在坡底平台处的吴邪两人一看这情况,急忙闪身躲开,焦急提醒道:“小心,快到台阶了!”

  话音刚落,张海客就感到后背重重一磕,加上身上还压着一个人的重量,痛感简直超级加倍。

  好在有台阶卡的这么一下,翻滚的冲势骤减,张杌寻迅速用手撑了一下,半个身子歪斜出去,才终于让两人停住了。

  “你特么的到底怎么想的?”张杌寻翻身起来踩着台阶,边揉手腕边抱怨道,“好端端的站中间干嘛,老子差点被你害得摔死。”

  “喂,讲道理,摔下去当垫子的是我,麻烦年轻人也体谅一下我这位老年人行不行。”张海客仰躺在台阶上捂着胸口,只感觉浑身哪儿哪儿都疼。

  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嘀咕,“谁晓得你会那么快飞进来,我原本还寻思拉你一把的。”

  张杌寻冷笑,“老年人?筋强骨壮一拳打死一头牛的老年人吗?”

  “哎,夸张了夸张了。”张海客失笑出声,骨头震得闷疼,连忙用手抚了抚。

  突然,指头在领口跟前的锁头上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,好像是石块,捏起来一瞧,发现是一只水蓝色的坠子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张海客看那坠子做工精细,里面还裹嵌着一块形状有点特别的白石头,便勾着银链子冲张杌寻晃了晃,“是你的?”

  张杌寻一瞧,下意识去掏领口,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脸色顿变,“还给我。”

  张海客见他脸色不对,觉着这坠子应该对他挺重要的,也没迟疑,随手抛给他,“接好了,应该是刚才滚下来的时候断开的,被我的拉链挂住了。”

  张杌寻只顾着检查坠子,随口应了一声。

  “什么东西,这么宝贝?”胖子和吴邪走上来。

  胖子眼尖从他指缝里瞄见一抹蓝白,愣了愣,那个形状,总觉得这东西他应该在哪里见过。

  见他俩好奇,张杌寻也没藏着,摊开手心让他们看。

  胖子打眼一瞧,立马恍然大悟,“这不是小哥给你的那块石头嘛,你给弄成项链了,嘿别说,还挺漂亮的。”

  “什么石头?”吴邪走近一看,蓝汪汪的像玉一样,还带夹心,“小哥送的?他什么时候送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  “当初在巴乃的时候,小哥不知在哪里捡来的,就送给他了。”胖子笑得有些怀念。

  “你也有?”吴邪莫名有点吃味,难道就他一个人没有?小哥还从来没送过他什么呢。

  胖子撇撇嘴,“我有个毛,这是小哥拿来哄小孩儿玩儿的。”

  “哄……嗯?”吴邪虽然有点讶异,但转念一想,跟小哥的岁数比起来,差他两辈的木鱼可不就是个小孩儿嘛。

  那个时候木鱼心里压着很多事情,又无法倾诉给旁人,小哥估计是察觉到了,便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他。

  一旁的张海客听着他们的话,有点新奇的重新审视了一番那个坠子。

  由于他眼神太明显,张杌寻察觉,当即警惕的瞥他一眼,将坠子揣进贴身的暗兜里,心想下次绝不当着那帮张家人的面把小哥给他的东西拿出来了,有风险。

  众人的注意力回到他们所处的环境里,前方是一条两米左右宽度的走廊,两边的墙壁都是用石砖修建成的。

  张海客打起一只冷焰火丢过去,半秒后那头传来略显空洞的撞击回音,听着不像是石板。

  火光虽然一闪而掠过,但张杌寻他们还是看清了,台阶下方与甬道中间

  还隔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浅坑,坑里摆着许多陶罐,每一只都盖着盖子,虽然灰扑扑的,但外形很完整。

  吴邪联想到曾经三次接触过的那些装着尸鳖王的陶罐,脊背瞬间发麻,“不会吧,这里竟然也有?”

  张杌寻摇摇头,“瞧着不像,应该不是,你们退后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吴邪知道他的血对尸鳖王来说是大杀器,便点点头,和胖子依言往后退了退。

  张杌寻往前走了几步,发现张海客跟了过来,也没说什么,到跟前蹲下,小心揭开其中一个的盖子,里面好像是空的,而且有股很浓郁的辣味,还掺杂着变质的苦酒味,腥臭味,呛得张杌寻当场皱眉。

  “酒罐子,还是坏掉的。”张海客也捧起一个观察,评价道,“没密封好,捂了这么多年,都干没了。”

  张杌寻鄙视的睨了他一眼,然后将陶罐翻过来在地上磕了磕,从罐口稀稀落落磕出来一些发黑的血痂一样的东西,大块的直接干在罐底了。

  张杌寻便用匕首伸进去划拉了几下,然后一戳,将东西挑出来伸到张海客面前。

  张海客看着这一大块锅巴一样皱巴巴的,疑似内脏之类的东西,默默无言。

  张杌寻笑了一下,一只手握着匕首将那坨东西压在地上,另一只手重新拔了柄匕首,像切牛排那样将其一分为二,仔细看过后道:“是肺吧,用酒和石灰腌过,瞧着缩水了至少一半儿,不知道是不是人的。”

  胖子从后面走上来,闻言就肯定道:“那就不是人的,又不是食人族,至于把内脏腌得跟盘儿菜一样么。”

  吴邪也道:“这里已经是墓道的范围了,说不定就是什么动物的内脏,陪葬品。”

  张杌寻不置可否,是不是人的不重要,只要不是危险就行。

  他将那东西又一块块挑回罐子里,然后放回原位置。

  “往前走走,我看前面那里有个耳室。”他道。

  放置罐子的浅坑占地面积并不大,随便小跑两步助力就从上方跳了过去。

  一行人跃过后继续往前走,到五六十米的地方停住,就看到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大耳室,只是右边耳室的石门关着,推了推发现推不动,遂先去看左边。

  一走进,映入眼帘的就是很多跟方才一样的陶罐子,排得很整齐的占据地面的一角,另一头靠门位置的墙角乱糟糟地摆放着许多生活器具,还有挖掘山石用的榔头之类的。

  再往里走还有一排很长的土炕,目测能并排躺二十几个人的样子,上面的被褥都还在,只是已经被风化得非常脆弱,随手一提就扑簌簌散成了棉絮。

  这里满是曾经的工匠生活过的痕迹,而且因为位置隐蔽,这些痕迹至今都被保存的很好。

  张海客一边走一边在他的小本本上写着什么,一圈儿转回来,他道:“这儿也没什么可看的了,我们去对面吧。”

  几人没有异议,对面的石门完全封闭,关得很严实。

  张杌寻和张海客两人分开去摸两边,意外的是并未发现开启石门的机关。

  吴邪打着灯仔细瞅了瞅那石门,和周围的石墙作对比,“这门是后来才弄上去的,所以很可能,开门的机关在里面。”

  他话音一落,几人皆是一愣,“照这么一说,那里边岂不是还有人。”

  仿佛有小阴风从背后吹过,众人不约而同打起了精神,若真是这样,那事情可就大发了。

  张海客皱了下眉,“当时的工匠将自己关在了里面?为什么,这里面莫非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”

  “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是连你们张家人都解决不了的。”胖子惊奇道。

  “和当初张家人制造的阎

  王骑尸有关。”张杌寻淡淡道,“张家人制造了一场灾难,将康巴洛人也牵连在了里面。”

  张海客微微皱眉,有些不赞同他的话。

  张杌寻恍若未闻,继续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便不再隐瞒你们了,打开这扇门后你们也一样能知道真相。”

  “仁戈拉哇告诉我,这扇被我们炸开的青铜门就是张家人自己制造出来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吴邪和胖子先是震惊,紧接着恍然大悟,青铜门竟然是假的,难怪轻飘飘一炸就碎。

  倘若背后的真相是这样,那之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合理起来。

  “所以我们之前看到的青铜门其实是空心的,里面有非常复杂了力学结构支撑。”

  吴邪回忆起之前看到的所有细节,与在长白山山底之下看到的那扇青铜巨门做比较,以那扇巨门的古老程度和庞大体积,使用空心结构是无法支撑其自身体重的。

  按照物理逻辑,那扇青铜门在现实中不可能被打开,而其细节的繁杂程度,也远远高于他在这里看到的这扇。

  张海客并不意外,“过来的时候看到那扇门,我便已经怀疑了,这是张家祖先曾经制造的一个陷阱,目的就是为了将所有的敌人引到这里来。”

  “还不止如此。”张杌寻慨叹一声,“他们在世界上不止制造了一扇这样的门。”

  “那个德国人曾经也见过一扇青铜门,虽然不知具***置,但我听见他称呼那扇青铜门为赞神门。”

  冯应当是没有进去过的,否则不会痴迷到送了命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aitangss.cc。海棠搜书手机版:https://m.haitangss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